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  • 暂未上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荣誉资质
生活是一部荒诞的轻喜剧——《夺命金》影评
发布时间:2021-11-2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刚看完这部影片有点不知所措,它似乎反映了金融行业的落魄不堪。但是看了几遍之后才发现整部影片十分紧凑,故事情节悬念迭起,采用的穿插前进、倒叙的拍摄手法。黑道,白道,金融行业三条线索穿插成了一个饱满的故事,故事结局显得荒诞而又滑稽。

  穷苦人省吃俭用,妄想一夜发财;有钱人变本加厉,贪念没有止境,因为金钱,有人笑,有人哭,还有人一命呜呼,在贪婪之下,生死只是一瞬间。生活中随处可见但又羞于启齿的现实,在近两个小时的电影中被展现得淋漓尽致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,人只能随社会大环境不断改变,大环境无法为个人提供其他的生存空间,扭曲的世界观,同时也是最真实的人们生存状态的写照。

  公元前4世纪,亚里士多德在《诗学》中已经表述了对戏剧本质的认识。他认为:一切艺术都是模仿,戏剧是对人的行动的模仿。2个世纪以后,印度的第一部戏剧理论著作《舞论》也指明:“戏剧就是模仿。”亚里士多德认为,摹仿恰恰是人与动物的重要区别,戏剧作为摹仿的高级形式更有陶冶情操的功能。

  电影是现实的写照,电影的灵感来自生活。这部影片我认为很好的做到了这点。这部电影并没有像现如今大部分影片一样硬将几个人的生活、故事扯到一起,现实中并不可能发生那么巧的事情。如果按照上世纪90年代兴起的多线叙事风潮,几组人马必然会发生关系,甚至在最后相遇。然而,《夺命金》抛弃了这点,完全放弃了对戏剧高潮的追求,转而表现人物的心理状态,这实在是非常大胆。这不仅体现在三条叙事线索中白领、警察、黑社会人士的交叉并进,更是电影中的每个人都在“钱”这个极度世俗化的符号下,在各自的身份之内织就了一张涵盖社会各阶层的大网。黑帮片中的混混、TVB剧中的师奶、都市片里的白领,第一次汇聚一片,将我们观念中以往自己都觉得荒谬的平行的香港立体化了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《夺命金》可能呈现了一个最真实的香港,起码是最符合我们想象中逻辑通顺的香港。

  亚里士多德将戏剧定义为对行动的摹仿意味着:观众不应以游戏的态度对待剧中事件,而应“仿佛置身于发生事件的现场”,以感同身受的虔诚来接受它。身在观众席上,心灵中却重演着舞台上所发生的事件,产生各种情感上的反应。这种内模仿正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移情作用的动力学机制,而移情的结果就是:观众在情感上认为剧中人,甚至把自己当作剧中人。观众心中产生的是“恐惧与怜悯之情”,这两种情感都意味着观众与剧中人产生了共鸣。

  在我看来,片中角色所有的无奈、困窘、委屈、崩溃、压力,都和观众的现实生活一一对应,反映了当下老百姓生活的不易,让人产生强烈的共鸣。因此可以说是一部模仿现实的作品。虽然影片展现的是香港民众在金融风暴下的众生百态,但金钱社会和金融游戏的法则早已遍及全球,渗透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,即便作为内地人,也会感觉片中港人的生活简直就是在说自己——一辈子辛苦劳碌、到老了租住屋村,头顶上也无属于自己的半片瓦;砸下所有积蓄并背负高额房贷买房,只要一次金融危机就可以让一切血本无归;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总是赶不上物价飞涨的速度,存在银行难以保本,拿去投资也可能赔得更惨。何韵诗扮演的银行业务员,虽然努力打拼的态度不比别人差,往往加班到很晚,但由于性格老实,严谨低调,不会用花言巧语打动人,只能是销售业绩垫底,每天背负沉重的工作压力,遇上熊市更是成为客户抱怨的出气筒。同样,刘青云的义气也成为人人可以占他便宜又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弱点。任贤齐和女友胡杏儿在买房与否上的拉锯,也代表了几乎每个中国人都会为之头疼的“房子问题”。

  影片有很多细节都体现了写实。最突出的表现就在全片最具现实主义的银行场景之内。镜头变得不再那么干净、凌厉,人群和逼仄的格子间让画面显得拖沓而杂乱。人物在镜头里不再如鱼般灵动,大多数情况下,他们就坐在或站在那里。这样的镜头在给了影片一种纪录片般的质感的同时,无疑有利于营造一种焦虑、躁动、压抑的气氛,并最终导向绝望。

  影片反映了现实还体现在《夺命金》中黑帮的没落上。想想过去港产黑帮片里的大哥头马都是什么样的,黑帮们通常都是,他们要么够帅,要么够狠;要么有钱,要么有心计。他们是老大身边最得力的干将,出生入死,无所不能。洪兴的陈浩南,东星的乌鸦,和联胜的Jimmy仔,《枪火》里的阿鬼。但是,时至今日,在谭炳文身边的刘青云,为老大摆寿宴,还没开桌,老大就要窝在街对面的茶餐厅里等着先把礼金点齐了,甚至更急到连别人送的金饰都要马上让老婆去融掉。然后,十桌变六桌,一桌坐15、6人,连肉菜都点不起。打遇到警察来抓人,做老大的只能说一句“犯事了你们尽管拉”,连担保金都凑不齐,只能去求助那些转行开茶餐厅的、收废纸的前兄弟们。

  这就是早已风光不再的黑帮。这就是杜琪峰导演想告诉那些看着黑帮片一路长大的我们,那些曾经在录像厅里幻想着将来要做陈浩南的我们,如今的黑帮,已经是一个连茶餐厅老板都能对你说“我这里是做生意的,别再来了!”的每况愈下的组织。而黑社会在《夺命金》里的没落,它不像单纯为了搞笑的《飞砂风中转》,而是依附在了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——就连黑社会都无法置身事外。

  然而我们用辩证的思维看待这部影片,仍有许多瑕疵。任贤齐的故事里毛病最多,他和胡杏儿的买房矛盾没有任何前情铺垫和后续交代,为什么任贤齐不愿意买房呢?影片一直没有明说。而且胡杏儿角色的背景介绍也语焉不详,她一副职业女性的打扮,去银行贷款时何韵诗考察她的贷款资质时说她“目前没有工作”,以及为什么她如此急迫地想投资买房,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。而后来突然蹦出来的任贤齐的老爸和妹妹,作用就更让人感觉莫名其妙了,而且任贤齐和胡杏儿关于抚养小妹与否的争执,直接导致胡杏儿冲动买房,就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。显然杜琪峰对任贤齐的故事做了较大的改动,导致这一切说不清道不明之处,让这段故事有烂尾之嫌。以及我看了大陆版和粤语版后,发现大陆版本画蛇添足的加了个所谓的结局,略显突兀,故事应该在何韵诗和刘青云交错离开那里便结束。内地版的尾声为响应美好的生活,且不低于生活,不得不调戏大众,受人诟病。

  但对于这部片子,仍是香港近两年片子中的经典佳作。特别是一部反映人性的作品。这里有一个细节,就是那柜子上的钥匙。钥匙先是被心急慌乱的何韵诗无论如何都抽不出来;随后,当何韵诗转头望去时,那钥匙扣则不停的在闪动。这柜子代表的何尝不是何韵诗自己的良心?那闪动的钥匙扣,犹如何韵诗内心摇摆不定的道德挣扎。只是最后,何韵诗坚定的伸向钥匙,坚定、迅速地打开了柜子。在那一刻,这柜子犹如潘多拉魔盒,将魔鬼释放出,侵蚀到何韵诗的身上。何韵诗的这个角色,是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角色。她很普通,她亦有自己的坚持。但是,在时代的重压之下,她最终,放弃了自己的坚持。而和她一样,放弃坚持,向着没原则的生活妥协的人,又何止她一人呢?

  不像传统类型片那样充满着快进程的“悬念”勾搭,影片更多是用暗线来推进故事,也就是说,故事的表层是一套东西,故事的底下,在人心里的东西,才是根本的推动力。比如影片开始,有一长段受到争议的“银行推销”段落。这一段落是“很长”,甚至“重复”,但这正是生活中最常见的场景,写实的场景。

  《夺命金》还是比较好看,偏重“生活”与“文艺”的黑帮片不新鲜,但能让人只管忘情地看,回头悠然地思索,且想到这是在记录一种真实的生活现状,自然受触动。没有生活就是一部荒诞的轻喜剧的人生。